时时彩开彩结果
多位人大代表對藥品價格管理的相關建議
2018-07-27T13:36:30

全國人大代表徐秀玉:關于規范藥品價格的建議

藥品作為一種特殊商品,其價格的高低關系到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規范藥品價格管理是解決群眾“看病難、看病貴”的一個重要方面。

最近十多年來,我國出臺相關的藥品降價措施有二十次之多,但是,每一次降價后,被列入降價目錄的藥品很快出現“降價死”,紛紛從市場上消失。與此同時,“死去”的藥品不久卻被換一個包裝、換一個名稱,經過一番改頭換面重新登場,而且價格比以前更高。

建議統一藥品名稱和價格。目前國家基本藥物零售指導價只規定了通用名,應由專業機構統一基本藥品名稱、規格和價格,尤其是同一廠家生產的同一藥品更應該在全國統一藥名藥價。

建議藥品價格應打上包裝,可以參考書籍出版的方法,在藥品包裝上注明價格。這樣不僅能讓群眾便于識別,還原藥品的本來價值。

遭遇“降價死”后,一些藥品之所以能“改頭換面”重新“活”過來,關鍵是藥品審批、監管過程存在漏洞,才讓一些不良企業“新瓶裝舊藥”,重新定價上市。有關部門應在藥品審批過程上嚴格把關,杜絕降價藥品“高價復出”。

新聞鏈接:高春芳細數藥價虛高十大原因 委員要求公開藥品出廠價

顆粒霉素注射液的出廠價和醫院終端價之間,竟然相差2000%。定價虛高是罪魁禍首。7日上午進行的全國政協醫衛聯組討論會上,全國政協委員、解放軍第150醫院院長高春芳細數了藥價虛高十大原因。

高春芳舉例說,顆粒霉素注射液出廠價0.6元,在北京市的醫院終端價是12.6元,中間利潤達到2000%。藥品的定價虛高已經成為普遍問題。并且,目前國內藥品規格混亂。絕大多數的藥價還處于不公開狀態。

她建議公開藥品出廠價,采取加價最高限價制度,對藥品生產核算定期公開,采用公開聽證的制度,供社會監督。取消招標中由藥廠代理商與政府談判的環節。據《東方早報》

新聞鏈接:郭廣昌痛批藥品招標唯價格論 稱應以質量為重

3月8日,全國人大代表、上海工商聯副主席、復星集團董事長郭廣昌在梅地亞新聞中心舉行媒體見面會。他在回答中國網財經中心記者獨家提問時痛批“唯價格論”。他稱,“如果把醫改等同于招標,招標就是比價格,對整個中國的醫藥工業都是不負責任的。”他還呼吁政府要對快消品行業進行監管,尤其是食品、藥品安全應由政府來監管。

“醫療改革”不是“價格改革”

“如果把醫改等同于招標,招標就是比價格,對整個中國的醫藥工業都是不負責任的。”郭廣昌代表指出。醫改應當質量優先,在保證質量的情況下,適當的考慮價格等因素,而不能把價格作為唯一的和最重要的因素,這對中國的醫藥工業的發展是不合理的。

郭廣昌代表分析,現在中國的藥品比東南亞很多國家都便宜,原因是中國有自己非常強大的醫藥工業,東南亞很多國家沒有自己的醫藥體系,所以市場上流通的藥品都是進口藥,價格不菲。他說:“如果只是一味的降低價格,把中國醫藥工業徹底搞垮的話,當有一天,中國老百姓只能吃進口藥的時候,藥品的價格不高也不行了。”

郭廣昌表示,中國13億人口的吃藥問題,一定要靠自己的醫藥工業來解決,其首要條件就是注重質量水平。中國市場上的藥品價格是便宜的,但是藥品的質量不過關,就無法出口。因此,中國要在全球同樣質量體系的情況下,來提升藥品的競爭力。

郭廣昌代表此前曾在京公開指出,目前在醫藥行業的招標定價中,出現了很多由于唯價格論導致的問題。我們需要維護價格底線,注重質量監督。“一直說醫改改來改去,最后變成改藥。醫療改革不是說一定要把藥價降到藥廠全部虧損,醫療機構才能運營、發展。”他強調,醫療機構內部流程完善、內部加強管理,完全可以在現在的價格上發展的很好。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2018-07-27T19:12:20
时时彩开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