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开彩结果
“依達拉奉回扣門”倪東敏稱給醫生送回扣是長期的潛規則
2018-07-28T10:35:00

現在的社會亂象很多,其中之一是,高價藥現象,醫生索取回扣成風,這是不爭的事實,再老調重彈什么少數醫生收回扣,那是睜起眼睛說瞎話,無知的表現。有個醫藥界賣藥的朋友給我訴苦,現在全國各地尤其是城市醫生90%左右,索要回扣太瘋狂了,開單提成給少了,他不開你的藥,你只有等死,現在沒法賣藥了。要想滿足醫生索取回扣的胃口,你只有想辦法把藥價弄高,醫生開單得的錢多,他才能給你開處方,你才能賣藥生存。羊毛出在羊身上,只是苦了無知的患者。這個藥界朋友感慨,醫療系統太黑,這個社會太亂太瘋狂,自己都得不起病。

開一支給26元回扣 "依達拉奉"回扣門醫藥代表昨受審

“我們的確是錯了,但我們也是‘潛規則’的受害者。”昨日上午,引發我省醫藥領域反商業賄賂專項行動的“依達拉奉”回扣門事件的“震源”——杭州海疆醫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疆)的四名高管人員,在上城區法院同堂受審。海疆公司被控單位行賄,四名直接負責的主管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

他們被指控向杭州三家醫院的醫生行賄83萬余元,以爭取醫生開處方時多用海疆公司代理的“依達拉奉”注射液。

法庭審理后,沒有當庭作出判決。

受審醫藥代表:按藥品價格15%至20%給醫生回扣是潛規則

“一個廠家成功中標僅意味著他們生產的藥品有進入醫院的資格,但具體到某家醫院用不用該藥,用量大還是小,還需要醫藥代表去‘維護’,給醫生送回扣是這一行一直以來的潛規則。”說這句話的倪東敏,1978年出生,在去年2月24日之前,他是個以醫藥起家的成功溫州商人,并擔任杭州洞頭商會會長。

隨著2011年2月24日一則《黑心醫生,浙江依達拉奉黑幕曝光》的貼子在網上多個論壇出現,包括杭州在內的省內多家醫院數百名醫生卷入“依達拉奉回扣”事件,并由此引發了全省醫藥回扣專項治理和反商業賄賂行動。5月31日,倪東敏被警方刑拘。(注:依達拉奉主要用于治療中風、腦出血等)

大專學歷的倪東敏說,自己從學校出來就從事醫藥行業。2008年12月1日,他出資50萬元在杭州注冊成立了杭州海疆醫藥科技有限公司,并擔任法定代表人和總經理。

海疆公司主要從事新藥品的研究開發、技術推廣,并在銷售方面成立了以自營方式經營的純銷部及以分包方式經營的分銷部。

純銷部主要是海疆公司通過醫藥代表直接向醫院推薦醫藥產品,分銷部就是將省內某個區域醫院分包給某人,由對方去發展業務。

2008年12月起,海疆公司為吉林省博大制藥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博大公司”)在浙江省除寧波地區外推廣該公司生產的易達生牌依達拉奉注射液藥品,博大公司則根據易達生銷量向海疆公司支付推廣費。

昨日和倪東敏一同受審的還有張豪和支一敏,兩人曾先后擔任海疆公司的純銷部經理,在這之前有多年的醫藥代表從業經驗。

“按藥品價格的15%至20%給醫生回扣,是這一行業長期以來的潛規則。”兩位純銷部經理說,海疆公司給醫生開出20%的回扣是在對比其他公司的“出價”后,由公司開會集體決定的。

為了盤活整個公司的經營,倪東敏還挖來職業經理人趙宏偉進行管理銷售,在業務發展得最好時,純銷部的醫藥代表一度達到五六十人。

趙宏偉昨天受審時稱,給醫生20%的回扣是他進公司時就有的政策。

被調查醫生:拿回扣大家都心照不宣,科室所有人都有份

據檢察官指控,在推廣過程中,為增加易達生牌依達拉奉藥品的銷量,從而使博大公司支付更多的推廣費,給海疆公司賺取更高的利潤,經倪東敏決定,在易達生推廣過程中以藥品零售價格(2009年1月至2010年9月為129元/支,2010年10月至今為107元/支)的20%即26元/支(2010年10月后為21元/支)的標準用現金形式給醫生回扣。

具體事宜由公司副總趙宏偉分管的純銷部負責執行,而后由該公司純銷部經理被告人張豪、支一敏負責聯系,并由該公司業務員以上述方式多次向多家醫院的神經外科、神經內科等科室的醫生行賄,數額共計人民幣837434元。

法庭上,檢察官宣讀了杭州市區一家省級三甲醫院神經內科和神經外科醫生的證詞,在兩年左右的時間里,海疆公司的業務員(醫藥代表)向這兩個科室處方開出“依達拉奉”的醫生行賄58萬余元。

這家省級三甲醫院的神經內科分三個樓層,神經外科則有7個醫療組。神經內科的一個樓層負責人事后接受調查時說,2009年1月左右,海疆公司的醫藥代表邱某找上門來說,該公司代理的“依達拉奉”中標可以在該院使用,邱某提出醫生每使用一支可以給26元的回扣。

“拿回扣大家都心照不宣,科室所有人都有份。”這個樓層負責人說,一個月后,邱某拿著個裝了現金的信封又找上門來說,這是上個月的“回扣”,科室的人拿到錢后就分了,這位樓層負責人表示自己每個月可以固定拿到兩三千元。

至于如何“瓜分”回扣,蕭山兩個使用海疆公司“依達拉奉”科室的分配原則是按醫生的職稱、職務或對照個人績效的參數。

海疆公司是怎么掌握每家醫院每個科室“依達拉奉”用量的?做過醫藥代表的張豪和支一敏說,一開始是通過其他渠道購買信息,后來是業務員直接買通醫院內部的計算機信息中心人員或相關人員,讓對方充當“內線”提供各個科室的藥品“統方”,這樣每個科室甚至每個醫生處方量全在醫藥代表的掌握之中,一方面他們通過這些信息可以掌握哪些醫院科室和醫生喜歡開大處方,并盡力維護雙方的關系;另一方面對處方量比較小的醫院科室加強公關。

回扣的支付由醫藥代表根據每家醫院科室的“統方”計算出回扣款,由純銷部經理簽字,報分管副總趙宏偉批準后(趙宏偉沒進海疆公司之前,由倪東敏直接批),直接打入醫藥代表個人的賬戶,再由醫藥代表去送錢。

檢察官指出:高藥價最終轉嫁到患者身上

“藥品通過集中招標進入醫院,看上去好像比較公開公平,但為什么給老百姓和患者的感覺藥價通過招標沒有降低,反而越來越高了?”和法官并坐審判席的一位人民陪審員發出這樣的追問。

據檢察官當庭提供的數據,2007年,吉林博大公司的易達生牌依達拉奉在浙江省藥品采購的中標價格為108元左右,零售價為129元,后來的中標價格降低為92.44元,但醫院零售價每支達到104.2元。

“我們只是醫療行業中的最下線,甚至有些微不足道。”倪東敏回答說,藥品招標價格是由藥品生產廠家在操作,因為人力有限,吉林博大公司中標后才會選擇像海疆這樣的公司進行區域營銷,增加“依達拉奉”注射劑的銷量。

“同類的藥品幾個中標的廠家在競爭,在‘潛規則’橫行的前提下,不給回扣,公司根本難以生存。”倪東敏坦承,藥廠(即“博大公司”)每支“依達拉奉”給海疆公司的提成空間是藥品價格30%左右,海疆公司給醫藥代表4%,給醫生的回扣是20%,這樣下來,僅“依達拉奉”這一個藥品海疆公司每年能凈獲利六七十萬元。

檢察官當庭指出,正是醫藥代表的無孔不入并不擇手段地向醫生行賄支付回扣,而回扣的費用體現在藥品價格的增加上,加大了藥價的虛高,而高藥價最終轉嫁到患者身上,導致老百姓看病貴看病難。

“我們都是‘潛規則’的受害者,我們也希望這個行業(醫療行業)能夠好起來,能夠健康運轉。”在法庭最后陳述時,四位受審的被告人異口同聲,表達的觀點幾乎一致,他們希望法庭看在“回扣”是醫療行業當前普遍存在的情況下,能夠得到從輕處罰。

網帖曝光醫療行業回扣大案

去年2月24日,一名網友發帖曝光了海疆公司代理的“依達拉奉”藥品回扣問題。

帖子曝光了2011年1月份公司統計發給醫生的回扣詳細清單,其中涉及省內多家醫院的200多名醫生。其中,不少還是名醫、科室主任和醫院骨干。清單中顯示,寧波一名醫生1月份的回扣統計數字高達3萬多元。發帖網友稱,他是不滿于海疆醫藥公司老板克扣了他的獎金,才憤而舉報。

網帖引發醫藥系統震動。去年8月26日,省公安廳經偵總隊通報了這起公眾關注的回扣大案。警方表示,先后約談調查了數十名醫藥代表和百余名醫生,對26名犯罪嫌疑人采取了強制措施。

與此同時,省糾風辦、省衛生廳聯合召開全省醫藥回扣專項治理工作電視電話會議。省衛生廳有關負責人在會上表示,全省近1500家醫療單位實施了廉潔從醫承諾制,18萬名醫務人員簽訂了廉潔從醫承諾書,前8個月通過自查自糾主動上交款項2800多萬元。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时时彩开彩结果